首页 篮球资讯

弗里德♋里希二世“弗里德里希二世(腓特烈)”

来源:龙部落直播吧  更新时间: 2023-12-08 12:29:16   作者:天哭蓝了海

大家好,关于弗里德♋里希二世“弗里德里希二世(腓特烈)”很多朋友都还不太明白,今天小编就来为大家分享关于的知识,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

弗里德里希二世(腓特烈)

1、弗里德里希二世(Frie-drichⅡ,1712—1786),普鲁士国王,史称弗里德里希大帝①,他是十八世纪欧洲一位颇有影响的君主。在他的统治下,普鲁士强盛起来并加剧了军国主义化。

2、弗里德里希二世1712年1月生于柏林。父亲是曾为普鲁士奠定军事统治初步基础的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母亲是英王乔治二世的妹妹索菲·多罗蒂娅。少年时期的弗里德里希机敏、聪慧、富于音乐才能,又从母亲那里受到法国文化的熏陶。被人称为“士兵国王”的父亲,执意要把儿子培养成军人,竭力向他灌输军事和国家管理知识。然而,威严的父亲却难以驾驭执拗的儿子。父子思想感情上的对立日趋尖锐,1730年8月,18岁的弗里德里希竟企图逃往国外,但在过境时被守军擒获,随即被父王监禁起来。同行者、他的挚友凯特则被处极刑。时隔一年,父子各作让步,矛盾有所缓和,这才重叙骨肉之情并确定了弗里德里希的王位继承权。

3、 1733年,弗里德里希屈从父王的旨意,与不伦瑞克—贝韦恩侯国公主伊丽莎白·克丽斯蒂娜结婚。而弗里德里希几乎终生冷淡他的皇后,从1736到1740年,身为王储的弗里德里希按他喜爱的方式在莱茵斯堡生活了四年。这段生活对其毕生道路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其间,他曾怀着强烈的求知欲学习哲学、历史、文学,写出《反对权术主义》一书,该书1739年在海牙出版。26岁那年,他写信给自己狂热崇拜的伏尔泰,伏尔泰欣然接受他的致意。此后,二人常以散文和诗的形式保持书信往来,伏尔泰还帮助这位普鲁士王储修改和润色法文文稿。弗里德里希二世登基后不久,伏尔泰就应邀来访,并在波茨坦客居三年。弗里德里希经常邀集好友,讨论文学艺术问题。他收集名画,吟诗谱曲,举办音乐会。诸种爱好之中,尤以喜吹横笛闻名,甚至在日后的戎马倥偬之中,老弗里茨①仍有此兴趣。仅他留下的笛谱就有百余首。

4、王储弗里德里希经常出入军营,观看操练演习,或外出视察,监督税收。不久,人们就发现这位看来有些任性的储君在恪守普鲁士传统方面是异常严格的,他要求臣属一丝不苟地遵守秩序与纪律,凡事无条件听凭他裁断。人们预感到这将是一位威严的君主。

5、 1740年5月,弗里德里希二世登基,在位达46年。他初登王位时,普鲁士军队近9万人。至1786年则达20万之多,与奥地利军队总数不相上下,但其居民总数却只相当于奥地利的1/3到1/4。弗里德里希把军队看得高于一切,不惜以全部工业收入供养军队。他的军费开支为1,300万塔勒,占国民收入的4/5。他采用了新式募兵制度,为以后实行义务兵役打下基础。弗里德里希的部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纪律森严。士卒以玩忽职守为耻,绝对顺从为荣,宁愿战死,也不临阵脱逃。恩格斯曾说,弗里德里希的军事组织“是当时最好的,其余所有的欧洲***都热心地仿效它”。①弗里德里希曾对骑兵加以改编,以利于采用速战速决的战术。他所创建的骑兵和炮兵战术,后来在拿破仑时代被各国广泛采用。故恩格斯评价说:他“建立了历史上无与伦比的骑兵”。②弗里德里希热衷于研究战略战术,他认为打仗目的在于消灭对方力量,主张尽力选择有利战机,集中优势兵力,分割敌军,逐一击破。弗里德里希把“进攻”提倡为他的“军队所特有的精神”。他在给其将领的一份指令中说:“我们的士兵的天才就是善于进攻。”正是依仗这支部队,他“几乎进行过对整个欧洲的战争”。

6、好大喜功的年轻国王,在其继位当年便燃起战火。奥地利国王兼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六世死后,因无男嗣,由其女玛丽亚·特莱西娅继位。弗里德里希鄙视女皇,觊觎她的王位继承权,又垂涎于奥地利富庶的西里西亚省。1740年12月,他发动西里西亚战争。当时,奥地利在外交上取得一定成功,疆域不断扩展,但它在欧洲树敌颇多。西班牙、法国以及巴伐利亚和萨克森都与弗里德里希结盟,因而普鲁士一方力量较强。弗里德里希以精兵攻敌不备,轻而易举地占领了西里西亚。但是,奥地利得到匈牙利的支持。弗里德里希遭到奥匈联军的有力还击,预感战局不利,便背弃法国、西班牙、巴伐利亚等盟国,在1742年单独与奥地利媾和。1744年,弗里德里希第二次发动西里西亚战争。1745年,他又重演单独议和故伎,缔结普奥和约:普鲁士获得土地肥美、具有发展工业优越条件的西里西亚省,而前提是承认玛丽亚·特莱西娅的丈夫洛林大公爵弗兰茨·施特凡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7、数年后,欧洲各封建专制国家间的利益冲突,导致了两个国家联盟的形成:一方以英国、普鲁士为主,另一方是奥地利、法国和俄国。在英国的资助下,普鲁士重新对奥地利开战。1756年8月,弗里德里希率军进攻萨克森和波希米亚“七年战争”(1756—1763年)爆发。普军来势凶猛,咄咄逼人,打得奥地利措手不及。在1757年5月的布拉格战役中奥地利遭受重大损失。但1759年后的战局发展,却使普军处境日渐窘迫。在盟军的大力支援下,奥地利在库涅尔斯道夫战役中大伤了弗里德里希的锐气。普鲁士将领战死者近百名,被擒者数十名,首都柏林一度被俄军占领。1762年1月,正值普军四面受敌、濒临绝境之际,俄国沙皇叶丽萨维塔去世。继位者彼得三世非常崇拜弗里德里希大帝,改行亲普鲁士的政策,他立即下令俄国撤兵,为弗里德里希解围。1763年,战争以签定胡贝尔茨堡和约告终。条约保障了普鲁士在中欧的强权地位。

8、七年战争后,弗里德里希二世以十余年时间(1763—1778年)致力于普鲁士的经济复兴。他建立起严格的管理体制,其特点是集中统一,讲求实效。国王大权在握,不容忍下属机构的轻率和怠慢,从而使“管理与军队构成普鲁士的柱石”。

9、弗里德里希二世曾颁布过一系列有利于农业发展的法令。如1763年关于取消波美拉尼亚农奴依附关系的法令,以及禁止把农民驱逐出份地的命令。他宣布保证农民的财产权和土地继承权,责成顽固的贵族允许流离失所的农民在战争中被侵占或已荒芜的农民家园上定居下来。国家改良了奥得河和纳茨河沼泽地;还曾为农民提供牲畜,修复住宅,重建村落。从1740至1786年,在马格德堡和普鲁士定居下来的共约30万人。弗里德里希统治期间,促进了采矿、纺织、造纸和玻璃工业的发展。国家实行保护性关税政策并采取一系列重商主义措施,修筑公路,开凿运河,如1745年竣工的普劳恩施运河和1772年开掘的布罗姆贝格运河等。经过整顿,普鲁士建立了“简便而又有条理的”税收制,减少对生活必需品粮食、肉类的税收。当时分别设立了国家和军队银行。一切工业税纳入军队银行,该行负责支付全部军用开支。其他款项均由国家控制。有名的柏林银行就创建于此时。国家还控制了烟草、咖啡和盐的销售。对外奉行的掠夺政策和国内社会生活各方面的条理化,使普鲁士较快地兴盛起来:从1740至1786年,普鲁士人口从220万增加到543万,土地收入从300万塔勒增加到600万塔勒,税收从300万塔勒增加到1,100万塔勒。

10、 1772年,在弗里德里希二世的倡议下,俄奥普三国乘波兰内政危机第一次瓜分波兰领土。弗里德里希分得西普鲁士,使波美拉尼亚与东普鲁士地区连成一片。三个强国践踏了自古以来属于波兰的领土,这次掠夺成了德国历史上一个洗刷不掉的污点。

11、 1777年,巴伐利亚选帝侯马克西米利安第三死后无嗣,奥地利女皇之子约瑟夫第二欲取其位。为争夺巴伐利亚领土和德意志领导权,1778年3月发生了巴伐利亚王位继承权战争。年迈体衰的老弗里茨曾声言“不再登台”,然而战争一开始,他就骑上战马,以“捍卫德意志民族自由”为口号,亲自指挥其部队与奥地利军队交战。后来经过法王路易十六的调解才停火。1775年5月签订了帖欣条约。奥地利获得多瑙河、莱茵河和萨尔察河之间的一块巴伐利亚领土。普鲁士获得安斯巴赫和拜罗伊特。为了继续与奥地利抗衡,弗里德里希二世首先与萨克森、汉诺威两国达成谅解。1785年7月,他组织起诸侯联盟,加入该盟的共有15个德意志邦国。

12、弗里德里希二世在位期间,还曾对普鲁士法律进行过改革。取谛了自中世纪遗留下的多种酷刑,减轻了对盗窃、谋杀等罪的刑罚,提拔了一批受过良好教育、不贪赃受贿的法官。弗里德里希二世亲自参加制定了一部《普鲁士国家公法》,该法在他死后的1794年正式生效。弗里德里希在宗教上采取容忍各教派的政策,颇得民心。在启蒙哲学思想的影响下,他提倡科学和艺术;在他设立的科学院中,曾聘请许多具有启蒙思想的学者任职。他统治时期,师资培训有所加强,城乡初等教育获得一定发展。

13、这位国王虽然津津乐道于以艺术陶冶精神,可是由于他偏爱法国文化,对当代创造的灿烂的德意志文化了解却很粗浅,以至与莱辛、温克尔曼等文学巨匠相当隔膜,甚至遭到他们的诅咒。弗里德里希晚年愈加颐指气使。当时曾有许多人把这位七年战争后被尊为“大帝”的国王当作心目中的偶像加以崇拜,朝圣般前往波茨坦的逍遥宫(桑苏西宫)拜见他,得到的却常常是几句训斥。

14、弗里德里希二世的一切对外对内政策显然都是为其政治目的服务的,他实行的开明君主制,对普鲁士的进步起了推动作用。弗里德里希有句名言:“国王是国家的第一仆人”,他毕生以过人的精力躬身朝政,驰骋疆场,确实以行动实践着他的诺言,然而他一生的所作所为都是效忠于普鲁士贵族国家的。他如此崇尚武功,连年征战,对外扩张,不仅给邻国人民带来战祸,也使国内广大农民承受繁重捐税,生活困苦。弗里德里希的统治给以后德国历史的发展带来军国主义的影响。

15、 1785年,老弗里茨身染重疾。1786年8月17日凌晨,这位在欧洲煊赫一时的君主寿终正寝。

弗里德♋里希二世“弗里德里希二世(腓特烈)”

弗里德里希二世是谁呢

德国成为两次世界大战的策源地有着极其复杂的原因,其中有一个人不能不说,他就是18世纪普鲁士著名君主弗里德里希二世,又译腓特烈二世,史称腓特烈大帝。

弗里德里希二世是著名的“士兵王”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的次子,1712年1月生在柏林,由于长兄早逝,被立为王储。他是一个性格复杂的人,在他身上,狂热与理性、粗鲁与文雅矛盾地并存着,研究腓特烈大帝必须从普鲁士的崛起说起。

17世纪的德意志是弱小的、四分五裂的国家,由大大小小的邦国组成,三十年战争中成为西欧各主要国家角逐的主战场。17世纪末,在诸多邦国中,普鲁士和奥地利强大起来。这时普鲁士的统治者就是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他是德国历史上最能干的统治者之一,尽管他的儿子腓特烈的光辉使他显得暗淡。威廉一世身材短小,结实粗壮,如果他换上平民衣服,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以铁的手腕对人民横征暴敛,但他一点也不挥霍,用钱修公路,整治农村,特别用来建设军队。他事必躬亲,勤奋工作,亲自审查国家的预算,多花一文钱,他都不批准。他在全国推行军事化教育,开了德国军国主义的先河。他一生中只相信他的军官和军队,被称为“士兵王”。1740年,他去世时,为儿子留下大量的金钱和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可笑的是,“士兵王”天天舞刀弄枪,却从来未打过仗。

“士兵王”执意要把儿子培养成军人,竭力向他灌输军事和国家行政管理知识,而少年时代的弗里德里希二世机敏、聪颖,富有音乐才能,爱好吟诗作赋。而对儿子的文学和音乐抱负,威廉一世却不以为然,讽刺地把儿子叫做“吹横笛者”。

年轻的弗里德里希受其母亲的影响更深,他母亲索菲娅长期受法国文化的熏陶,并把她的这种禀赋留给了弗里德里希。他一生都是法国文化的崇拜者,特别是法国的巴洛克文化和启蒙文化,他在宫廷中接受法国的教育,他最信任的老师和大臣都是法国人,他完全瞧不起德意志文化,他的德语讲得不好,几乎不能用德语行文,他的文章几乎全是用法语写的。

他讨厌军装和训练士兵,他称其是“该死的义务和责任”。为此,父子感情发生了尖锐的对立,1730年8月,18岁的弗里德里希偕同挚友、近卫团少尉卡特企图逃往英国,但在过境时被截获。

满腔怒火的“士兵王”决定杀一儆百。按当时惯例,他和支持他逃跑的朋友都要被处以死刑。但处理这件事的大臣违背了“士兵王”的意志,只下令处死他的朋友,而将他监禁了起来,并且强迫他隔着窗户观看极刑。

弗里德里希在他父亲的重压下,在宫中“闭门思过”。一年后,父子各作让步,相互见面。1732年,他屈从父皇的旨意,与他所不爱的贝弗恩侯国公主伊丽莎白·克里斯提娜订婚。可悲的是弗里德里希一生都冷淡这位对他钦佩和友好的王后。1736年,他同妻子分居。他把自己幽居在柏林北部的莱茵斯贝格宫,宫中建有一座中国式的别墅,一座中国式渔夫小屋,还有一座中国式四合院,深得弗里德里希的喜爱。

从这一年到他28岁,他有一半时间在父亲的军队中工作,另一半时间用于学习哲学、历史、文学,听音乐和参加社交活动。26岁那年,他写信给自己狂热崇拜的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伏尔泰欣然接受他的致意。此后,两人常以散文和诗的形式保持书信往来,伏尔泰还帮助他修改和润色法文文稿。这段生活对他的一生产生了重大影响。

他确实有点像父王经常责备他的那样“太任性”,他好动,不听话,顽固地反对父亲为他安排的一切事情。早年他借债,追逐女人,爱好音乐,厌恶军队生活。他的性格更像法国人,与普鲁士人的迟钝形成鲜明的对比。他早年体弱多病,遭到父亲公开的辱骂和鞭责。这一切形成他敏感多变的性格。他痛恨父亲,蔑视人生,历经坎坷,是一个玩世不恭的愤世嫉俗者。他与俾斯麦、希特勒以及其他的厌世主义者一样,婚姻不幸福,后来逐渐淡漠与女人的来往。他把自己的感情都投在狗身上,在他的一生中,不论在床上或椅子上,总是与狗为伴。当这些狗死后,他为狗在墓里树碑纪念,并且希望自己死后也埋葬在这些狗群之中,但他的这种厌世情绪最后又被一种荣誉感冲淡,使他又回到人世间。

就像一切追求权力的人一样,他宣称他从不爱争权夺利,甚至在和法国大启蒙思想家伏尔泰通信中也按照当时的风尚,以标榜自己有着法国式美德。但他内心深处有一种对荣誉的渴望。他在给自己的朋友的一封信中写道:“我正处于血气方刚之年,我追求荣誉,真的,我对你是无所不言的!我好奇,一句话,一种潜在的本能折磨得我昼夜不宁,我希望我的名字出现在报纸上,出现在历史上,这是一种多么大的满足啊!它引诱我去做一切。”众所周知,他已与妻子分居多年,而且对别的女人也没有兴趣。现在他要把所有的精力投到获得荣誉上了。

当时的历史背景恰好给予了他追求功名的契机。一盘散沙式的德意志需要统一,能承担这一使命的只有为数不多、强大的邦国。而普鲁士经历了几代皇帝盛世后,传到这位继承人手中,已是殷实富足的国家。他可以利用这个珍贵的时机冒险。此时此刻,他如果充分表现自己在政治上的聪明才智,无疑会取得巨大的成功。这样,他开始思考战争。他写道:“我喜欢战争,因为它能带来荣誉。”

扣动扳机的机会来了。1740年10月,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地利皇帝查理六世死后无子嗣,由长女玛丽亚·特蕾西亚袭位。弗里德里希从心里鄙视女皇,也许是出于内心的自卑,弗里德里希发动战争的理由是对女王继承权表示反对。

1740年12月,弗里德里希二世率军2.5万人侵入奥属西里西亚,战争就这样开始了。特蕾西亚临危不惧,她说:“虽然我是一个可怜的女皇,但是有一颗男人的心。”稳定内部后,迅速组织一支精锐军队进行抵抗。次年5月,普鲁士与巴伐利亚、萨克森、法国、西班牙等国签订《尼芬堡条约》,结成以瓜分奥地利为目的的军事同盟。而英国、俄国和荷兰则支持奥地利。战争在欧洲大陆展开,并波及英、法在美洲和印度的殖民地。1741年4月,女王的军队在莫尔维茨被弗里德里希的普军打败,奥地利处境险恶。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迫使女皇同意和谈,弗里德里希得到他早已垂涎的富饶的西里西亚大部分地区,第一次西里西亚战争结束。

自从弗里德里希在战争中打响第一枪以后,他发现了战争的魅力,它可以带来荣誉,带来财富,他决心一直沿着这个方向走下去,他的名言是“强权即公理”。他看到军队是获取土地、荣誉的工具,于是,他开始经常出入军营,兴味盎然地观看士兵操练演习,慢慢地在重复着他父亲的道路。

他在政治上显得更加深谋远虑,聪明过人,但自私自利,为他的目的服务可以欺骗所有的人。他不爱他的人民,对生活也缺乏热情,他对下属做些事完全是为自己的统治。他公开宣布说:“如果决心做老实人,我一定能做到。如果要骗人的话,那就干脆做骗子。”1744年夏,他担心奥地利乘势收复西里西亚,再次入侵奥地利,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爆发。1745年,普军取得霍恩弗里德贝格、亨讷斯多夫和凯瑟尔斯多夫之战的胜利。12月,双方签订《德累斯顿条约》,普鲁士夺得整个西里西亚,但承认玛丽亚·特蕾西亚的王位继承权。

从1746年到1756年是相对和平时期,弗里德里希二世从事他的军事改革,以适应对外扩张的需要。他把普鲁士划分了若干个军区,在每个区内强制征兵,这是一种普遍的义务兵役制,主要服兵役者是乡村居民。为了保证工业和商业的发展,市民和工厂工人通常都不服兵役,只是需缴一种代役税,所以他们对这种强制征兵制几乎一声不吭。

他不断扩充军队,到1751年军队人数已达20万。这仍不能满足他对军队数量的自信,他还从其他各邦国购买士兵。为了维持这支日益庞大的军队,军费开支占了全国收入的五分之四。他在其他方面并不糜费,惟独在军队身上不惜血本,使用了当时最先进的武器装备。这支军队对普鲁士国家走上欧洲强权道路,无疑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

弗里德里希二世打破了容克地主子弟垄断军官的制度。他根据战绩起用军官,论功行赏、赏罚分明。一些“技术”兵种,如炮兵、工程兵的军官,多数由有文化和教养的资产阶级家庭出身的人来充当。他任人唯贤,他麾下的著名的五大元帅,冯·赛德里茨、冯·文特费尔特、詹姆士·凯特、冯·齐膝、冯·德骚都非普鲁士人,有的出身并非贵族,他们不仅战功显赫,而且在军队改革中卓有贡献,因而成为普鲁士国家的“历史功臣”。他们的青铜像树立在柏林市中心区的广场上,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作为“军国主义分子”才被移往他处。

对于士兵的训练,他没有什么新招,仍继续采用僵化呆板的操练和严酷的棍棒纪律,但现在加上了“国家利益”的教育,同时接受早年德意志骑士团的传统精神教育,或者更远一点说,是古日耳曼精神的教育。他规定逃兵不得忏悔,不得圣餐,不得进他父母的家里。教育的结果在战争中得到了验证,在以后旷日持久又非常艰苦的战事中,德军很少发生士兵叛变或临阵脱逃之事。他们拼命地为他们的国王,为他们的“祖国”而牺牲,“祖国”的概念也正是这样渗入普鲁士的国民心中。

一位诗人曾评价弗里德里希说:一个背着枪生活的人,他随时都可能开枪。1756年弗里德里希又一次扣动了扳机,参加了“七年战争”(1756—1763)。

这是英国、普鲁士同盟与法国、奥地利、俄国同盟为争夺殖民地和欧洲霸权而进行的战争。德国各邦国分成两派,汉诺威等少数德意志邦国参加英普同盟,萨克森等大多数德意志邦国加入法奥俄同盟。主要参战国的战略企图不同,英国试图打击和削弱法国,扩大殖民地,建立海上霸权;普鲁士企图吞并萨克森,并将波兰变为其附属国;奥地利企图削弱竞争对手普鲁士,夺回西里西亚,欧洲战场主要是在德意志。

战争爆发时,普鲁士军队约20万人,训练有素,战斗力强,弗里德里希决定先发制人,首先打击萨克森。1756年8月他入侵萨克森,揭开了战幕。他接连取得了一系列胜利,先占萨克森,在布拉格战役和洛伊膝战役中战胜奥地利军,在罗斯巴赫、克雷菲尔德、明登战役中战胜法军。但是在1759年后,形势逆转,特别是库涅尔斯道夫战役中奥军在其盟友的支援下大败普军,1761年他陷于绝望境地。

他在给一位朋友的信中说:“两匹马在我身下被打死了,而我却还活着,这是我的不幸。我的一支48000人的军队只剩下3000人。实话告诉你吧,我认为一切都完蛋了,再也不能收复我父亲的土地,再见吧!永别了!”

柏林曾一度落人奥地利人手中,此时他的情绪越来越坏,现在只有出现奇迹才可以挽救他。奇迹终于发生了。

这时,由于俄国女皇叶丽莎维塔去世,她的继承人彼得三世转而同弗里德里希二世结盟,才拯救了普鲁士。1763年普鲁士同奥地利和萨克森之间缔结了胡贝尔图斯堡和约。

七年战争后,普鲁士牢固地确立了自己的大国地位,在德意志形成了同奥地利相抗衡的力量中心,德意志出现了“二元制”统治局面。弗里德里希二世也因此被后来德国的沙文主义者尊称为“大王”、“德意志的太阳”。

七年战争后,他并没有从战争中汲取教训,他在“国家利益”的旗号下一如既往地奉行军国主义政策,不断向外扩大生存空间,普鲁士的版图迅速扩大。1777年,巴伐利亚王侯死后无嗣,帝国皇帝、奥地利的约瑟夫二世企图根据旧的继承权利,通过交换取得了巴伐利亚和上普法尔获部分领土,而弗里德里希大王坚决反对奥地利力量的增强。为争夺巴伐利亚领土,1778年3月发生了巴伐利亚王位继承战争。年迈体衰的“大王”曾声言不再“横刀跃马”,然而战争一开始,他就骑上战马,亲自指挥部队同奥军交战。1779年5月,经法国调停,双方签订和约,奥地利获得多路河、莱茵河和萨尔察河之间的巴伐利亚领土,普鲁士获得安斯巴赫和拜罗伊特。1785年弗里德里希大王组织起一个诸侯同盟,包括萨克森、汉诺威等地邦,与皇帝约瑟二世对抗。

这时,弗里德里希成为众多德国人的偶像,他们朝圣般前往他所在的波茨坦王宫,尽管这些人得到的常常是几句训斥,有些人称他为“慈父”和“仁君”,认为他是德意志统一的领路人。1786年8月17日凌晨,77岁的弗里德里希患水肿和肺炎死在他骑兵侍从的胳膊上。在他身后留下一支强大的军队,恩格斯曾称赞普军是欧洲的模范军队,更重要的是他给未来的德国留下了军国主义的传统:第一是专制主义,对民主和民意绝对排斥,用严密的官僚警察统治和军事控制,国王一人说了算;第二是军队至上,倾国家财力建造一支向外扩张的军队,他相信战争解决问题,强权即公理;第三是他给德意志赋予了荣誉、忠诚、服从、勇敢、勤勉等精神,这些精神本身无可非议,但一旦为战争服务,正适合军国主义的需要。这些传统对后代影响深远,后来的威廉二世和希特勒都在效仿他。弗里德里希二世的军事遗产对德国、欧洲及至全世界都有巨大影响,他著有《给将军们的训词》、《论战争艺术》和《七年战争史》等,他的主要思想有:战争艺术体现在兵力和策略两方面,凡兵力办不到的事情就靠策略去办到,计谋是一条比走“直路”更能达到目的的“弯路”;实施机动,断敌供给是战略的基础;果敢的行动是胜利的前提;主张进攻取胜,认为防御是最错误的原则;强调严格训练,要求部队在棍棒督促下操练到机械般准确整齐,并能瞬间编队、立即行动的程度,等等。

文章分享结束,弗里德♋里希二世“弗里德里希二世(腓特烈)”的答案你都知道了吗?欢迎再次光临本站哦!

标签:协会队   UFC市   FC伦菲尔德   

下一篇 >

法甲布雷斯特vs斯特拉斯堡预测分析 布雷斯特本赛季主场表现稳定值得期待

下一篇 >

易建联为什么是美国国籍“易建联打⛪️什么位置”